【青年眼中的审计】村里来了扶贫审计人 村民马勒塞过上幸福年

标签: 2019-07-20 09:50:00 来源:www.4008823823.net 点击: 手机版

  校媒记者 复旦大学 何天 内地社会科学研究院大学 王馨悦

  2019年新年前夕,青海省海东市民和县凉坪村马勒塞一家搬进了新房屋。

  这栋“一层半”小楼,水泥砌墙,瓷砖铺地,主人家住楼上,窗明几净,大客厅摆放着一组灰色的沙发,上面盖着钩花坐垫。楼下半层起到防潮作用,堆放着饲料、农具、煤块,也有一组主人没舍得扔掉的旧家具。

  这样的新房在凉坪村并不少见。当作有多年扶贫经验的青海省审计厅派驻凉坪村第一书记吴军仓对这里的情况再熟悉只有了。

  

  吴军仓与村民马勒塞共同详细介绍家庭情况。校媒记者 九江学院张延坤/摄

  据吴军仓详细介绍,村里早期的房屋多数都为土壤建造,年久失修,很容易出现屋顶塌陷或严重漏水。审计厅派驻的扶贫工作中队赶到村里后来,对乡政府下达的凉坪村19户贫困户和50户非贫困户危旧房更新改造津贴名额迅速开展分配工作中,锲而不舍由村民口头申请、逐户入户考察、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张榜公示、签定协议书等程序流程。当作贫困户,马勒塞一家的新房可以顺利建成,就是得益于惠民的政策和执行的规则。

  马勒塞家的大儿媳指着院子里的不透光移动板房,告诉来访的宾客们,这间不够十平米的板房是她的婚房。3年前,她从格尔木嫁来这里。“以前家里条件不行。”大儿媳说。

  事实上,在扶贫工作中开展以前,马勒塞一直勤奋讨生活,想让家人过得更好,了却由于资金艰难,一直难以脱贫。在哪个时候,他除了要打理自家15亩地,还要和十几个同村伙伴一起外出挖虫草。

  他先要在路上颠簸五六天的时间。从村里搭车去县城,然后从县城来到西宁,再从西宁搭车前往玉树州。

  在高原4000米的高原草场上,他们用长树枝撑起塑料布帐篷,嚼着从下面带上来的挂面或是方便面,每天从早到晚在草原上跪着匍匐前进,趴在地上寻找细小的虫草。草原上阴凉潮湿,即使裹上羊皮,长期跪在草地上也会对膝骨节导致伤害。

  就算“收成”好的时候,每天大约也就能挖到三四十根虫草。按照前些年一根虫草十几元的回收价,马勒塞的回报并不算高。况且进入草原挖虫草前,他们要先给草地的所有者交纳七八千元的“草皮费”。“找隔壁和亲戚借遍了才能凑上这个钱,要是没挖到(虫草)就会亏许多。”直到现在,马勒塞提起这笔钱,依旧不息地地抠着自己黑漆漆的指缝,视线总落在自己的手指上。

  凉坪村2015年末建档立卡贫困户192户759人,马勒塞一家因为资金艰难也被纳为贫困户,并凡是换取了产业链、技术、住房等好多方面的帮忙。同年,青海省审计厅的对口扶贫党员干部吴军仓任大滩村驻村第一书记。2018年,他又赶到凉坪村出任第一书记,锲而不舍驻村带动了各项扶贫政策落地。

  据扶贫工作中队党员干部详细介绍,为了带来经久稳定的脱贫效果,青海全省开展了扶贫产业链到户发展项目,在充分尊重贫困户自主选择产业链权利的基本上,按照农区人均5400元,牧区人均6400元的规范精准落实到户。

  按照脱贫政策和工作中的要求,吴军仓和他的同事对马勒塞一家发起了入户走访,他们与马勒塞一家人多次沟通和沟通交流后,马勒塞最终选择了养殖产业链,构筑了专门的牛棚,选购了四头小牛,刚开始了自己的养殖产业链脱贫之路。与此同时,村里还设立了“互助金”,旨在为村民们,尤其是贫困户提供低息小额借钱,以为村民外出务工、发展种养殖业等提供资金保证。这一政策免除了像马勒塞一样挖虫草来改进经济条件的村民以往四处筹借草皮费的难堪和无奈,谈到这一点,马勒塞的脸上裸露了几分拘谨的笑容。

  

  马勒塞向大学生记者描述脱贫故事。九江学院张延坤/摄

  起初,因为经营规模较小,马勒塞家每年只能卖一两边牛。随着资金充足,经营规模的扩充,今年,马勒塞家已经养了八头牛,且每年能够稳定地卖出3、4头,得到3万多元的收入。马勒塞的妻子告诉来访者,这一经营规模还在持续增长中。

  据知道,2015年民和县把发展家庭牧场当作农民脱贫致富、实现增收的重要路子,力争实施“农畜联动、草畜融合”工程,当初建立家庭牧场2000户,经营规模养殖小区(场)10家。2017年,凉坪村产业链扶助脱贫107户,未脱贫的72户中含低保兜底贫困户22户,建档立卡贫困户50户。截至2018年10月份,计划脱贫50户中,产业链已全部确定并完成了95%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