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VS淄博 一片瓷砖的南北对话

标签: 2019-07-20 09:35:14 来源:www.4008823823.net 点击: 手机版

   盛夏,从广东佛山到山东淄博,马洁内心并未感触进家乡宜人的清凉。在她背后,内地(淄博)陶瓷产业链总部基地“凉意袭人”,购销清冷景像远非淡季所能表述。

  2013年,这个按照全国第二大产区整体规划的陶瓷商贸园区,由佛山内地陶瓷城集团公司有限公司投资兴建。马洁被派回乡下淄博,做项目承担人。彼时,淄博市有近200家建陶单位,370条出产线。

  2016年,淄博市为变更建陶领域“商品低挡、技术落伍、污染严重”的普攻局面,通过“加强更新改造一批、拆迁入园一批、关停淘汰一批”,将全市建陶产能与其最高峰期时相比削减了近八成。

  产能经营规模和品牌容量的急剧递减,令投资方始料不如。马洁表示会增加一些业态靠拢,但不会偏离家居产业链,至于后续整体规划是否仍与陶瓷关于,则尚无定论。

  “原来计划5年成熟期的商圈,现在已经第4年了,看来还得3到5年。”她对产能经营规模削减、集中化度递减带来的市场萧条不无担忧。

  时隔没多久,马洁远在佛山的集团公司公司总部,迎来了一批到访的北方地域宾客——淄博市委书记周连华率领党政考查团一行,对标佛山产业链转型升级、先进制造业发展等经验,探索改革革新发展新路径。

  产能调整,转型越早越主动

  “2008年,我们在佛山的4个厂就关了3个。由于我们主动率先转移,沒有觉得太大压力”

  2016年9月19日,淄博市发布建陶产业链精准转调工作中计划方案。下信心关停散乱污单位,促进产业链升级更新改造,最终形成2亿平方米的高档精典建陶产能。

  汇聚了淄博市80%左右建陶单位的淄川区,通过转调关停,由2015年的149家单位、261条出产线和6.36亿平方米产能,调减至20家单位、49条出产线和1.37亿平方米产能。

  如此壮士断臂去产能,无异于变更了领域生态系统。山东省工程建筑卫生陶瓷领域协会秘书长宋超谋认为,不论出产还是销售,淄博产区真正缓回家需要一段时间。

  淄川区双杨镇建陶单位密集。当地一位基层官吏向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证实,此前建陶产业链占镇级财政收入“半壁河山”,现在不到三分之一。曾经熙熙攘攘的三大建陶市场,已经门庭若市。

  “前几年陶博会客商云集,手机信号都会满格的,就是打不出电话。”如此冷热分明的市场转变,令宋超谋唏嘘不已。

  金狮王陶瓷销售总经理袁桂玲告诉记者,为减少产能调减的影响,他们从退出建陶出产的同行手中,以1300万元的价格选购了一条出产线的停产指标。现在卖主停产的出产线,已经改种蘑菇了。

  “我们一共6条出产线,现在只允许3条线出产,只贵在佛山又租了一条出产线。”统一陶瓷营销处总经理陈世伟并不讳言,应对600多家经销商,他最怕接到对方质询断货的电话或信息。

  说话间,这位3年前因看好淄博建陶产业链发展前景,从杭州诺贝尔瓷砖“跳槽”而来的营销高管,随手开启一条经销商的微信留言:“死定了!又是月底,客户都等了一个月了!”

  陈世伟皱了皱眉头,回应了一连串示意“难堪”的小表情包。

  山东省工程建筑卫生陶瓷领域协会会长姬文直言,光他了解就有10家淄博建陶单位,到外地去承包出产线,最远到了哈萨克斯坦。“亏多赚少,有些老板已经来历了!”他说。

  相形之下,早于淄博建陶产业链转型的佛山,更偏重于转移“强体”而非关停“瘦身”。

  2008年,在金融危机冲击性下,珠三角地域许多单位订单骤减,利润递减。广东省政府实施产业链和劳驱动力“双转移”战略,促进珠三角地域劳动者密集型产业链向物品两翼、粤北山区转移。

  如同淄川之于淄博,佛山大一部分陶瓷单位都集中化在禅城区。全区原有115家建陶单位,出产阶段关掉和拆迁的占大都,如今保存下来不过15家。

  据禅城区经济和科技带动局副局长陈娴回想,当年单位外迁主要转移到清远、肇庆、江西、四川、湖南和山东。走出去的单位,升级了环保;留下来的单位,环保加强更大。

  “产业链转移主要是环保压力,还有单位寻求扩大的满足到。”陈娴向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填补当年佛山陶瓷转移的主观因素。

  年产达到2亿平方米的新明珠陶瓷集团公司,是从佛山主动走出去的典型性。早在2004年至2007年,这家年产量等于现在整个淄博产区的单位,先后在佛山三水、广东肇庆和江西高安建立了三大工业生产园区,提前谋化了产业链转移有效格局。

  “2008年,我们在佛山的4个厂关了3个,由于一部分产能提前转移,沒有觉得太大压力”,新明珠陶瓷集团公司副总裁陈先辉感受尤深,“转型越早越主动!超前一步,高人一筹。”她说。

  与产业链转移同步,单位发展理念也在变迁。

东鹏瓷砖排行

装修效果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