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企转型做美妆 “跨界”之路能走多久

标签:中国产品市场品牌推出化妆品马应龙医药 2019-08-04 19:11:48 来源:www.4008823823.net 点击: 手机版

  近两年,“跨界”成为不少单位转型的模式之一。

  前有故宫博物院推出口值红、火锅店涮肉等网红商品赚足吆喝;后有娃哈哈推出AD钙奶、八宝粥味粽子,玩得乐不可支。不同样的是,有些品牌玩“跨界”是点到即止,特定促销节点出来赚一波眼球;有些则是布下重金誓要在新行业站稳脚跟,比如那些年“跨界”日化美妆领域的药企们。

  药企“扎堆”卖彩妆品

  药企跨界卖彩妆品,最吸引人眼球的无疑是靠痔疮膏发家的马应龙。继2009年推出眼霜商品“瞳话”后来,马应龙药业去连年末斥资3200万元,持股64%,正式成立了武汉马应龙大身心健康有限公司,并于近来推出了口红商品——“八宝唇膏”。

  恐怕,药企切入日化领域赛道,马应龙不是第一家,也不会是最后一家。前不久,有近700亿市值的医药巨头华东医药宣布旗下控股子公司华东宁波医药创立护肤品牌塞缪斯。2013年,宁波医药就曾代理商LG生命科学研究的医美彩妆品牌伊婉,本次推出塞缪斯,首期便豪掷500万美元,与美国赛诺凡协作设立研发中心。

  事实上,早在2008年,云南白药就斥资6000多万全资回收了三家制药公司,正式进军日化行业,而且推出牙膏、洗护、面膜等商品。而其2005年推出的商品云南白药牙膏已经成为撑起公司业绩半边天的明星商品,市场份额约达18.1%,居全国第二。

  同仁堂则在2005年与香港同兴集团公司合资企业成立了同仁堂彩妆品有限公司,经由近5年积攒于2009年正式推出了丽颜坊、同仁草本植物和伊妆三个系列的彩妆品。

  除此之外,近些年各大药企的姿势依然连续不停。华熙生物推出了故宫口红和故宫美人面膜;滇红药业创办人周家礽创立的云南群优生物科技推出了“礽心”“征服”和“裂博”三大洗护品牌;益盛药业2015年宣布进入彩妆品行业,以美容院为主要渠道。

  资本天然的嗅觉

  药企扎堆做彩妆品,也许不是心血来潮这么简要。

  资本的嗅觉往往最为灵巧。在医药领域,“药企的日子没以前那么好过了”成为近年来来的一句书面禅。对于不少药企来说,产业链结构型调整、稽查趋严、增长困倦是目前急需摆脱的问题。

  “因为公司业务涉及医药工业生产、医药商品流通、病院诊疗,所以受國家各类相关政策法规及领域政策影响较大,并将面临药品降价风险性、药品研发风险性等问题。”——这是马应龙2018年中报中的一段话。

  不只是马应龙,根据同花顺的统计,今年上半年,已经发布半年报的127家药企中,36%净利递减,有2两家净利跌幅甚至达到500%。

  反观内地美妆市场,近年来来却一直被唱多。用欧莱雅内地CEO斯铂涵的话说,“正迎来黄金时代”。目前,内地彩妆品经营规模已经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而根据國家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我国限额以上彩妆品零售业额为2619亿元,同比增长9.6%。中金公司的最新汇报认为,2018年我国限额以上彩妆品零售业额为2619亿元,同比增长9.6%,预计整体彩妆品经营规模将达到3600亿元。

  具体到中草药护肤行业。根据前瞻产业链研究院的数据,2017年内地“药妆”市场经营规模超过625亿元,年增速在20%左右。到2023年,预计内地“药妆”市场销售额将超过811亿元。

  能够看见,目前内地中草药彩妆品占整个市场份额大致20%,远远低于殴美、日本50%-60%的渗透率。换言之,这个产业链潜力极大。

  更加重要的是,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相较于传统式医药领域,彩妆德领域在风险性和毛利率上都更占优势。根据最新数据,2018年欧莱雅的毛利率大约有72.8%,雅诗兰黛是79.2%,上海家化则达62.79%。

  不是想卖就能卖

  药企转型做美妆,看上去很美,“吃”上去怎么样?

  从国际性上几大药企巨头的姿势来看,似乎还不赖。英国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推出的舒适达牙膏、瑞士生物科技制药公司罗氏集团公司的潘婷、世界眼药水知名品牌日本乐敦的曼秀雷敦润唇膏、专注医护品牌的利洁时集团公司推出的薇婷脱毛膏等,如今都已经是享誉国际性的大品牌,为公司带来不少的利润。

  但回顾一下国商品牌小护士、大宝、羽西等的陆续“陨落”,我们将会还真得问一句,这事儿在内地是不是“水土不服气”?

  一个不能够否定的事实是,内地美妆市场广泛起步较为晚,目前甚至能够说处于一个被大牌垄断性的畸型状态中。护肤和化妆中高端市场里头,大头仍然是宝洁、欧莱雅、爱茉莉等殴美、日韩单位。要想在短期内赶超这些国际性大牌,自然也有一定难度。

大象油漆排行

装修效果图

···